联系我们

电话:0719-5078688
郑道长:186 7166 9169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135 9789 5688              

罗老师:173 7139 0095 
邮箱:2315049932@qq.com
地址:湖北省十堰市武当山特区师和功夫馆-(太极湖码头)

张三丰祖师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道家太极 > 张三丰祖师
张三丰太极拳经

张三丰太极拳经

武当仙祖张三丰真人,名君宝,字玄玄,号三丰。祖上原为江西龙虎山人,后举家迁到东北,成为辽东懿州人,今辽宁省阜新市东北塔营子乡。祖师出生在阜新懿州城,青年时在北镇县医巫闾山大朝阴三清观出家为道士,后又到武当山修练。延佑元年,入终南山得遇火龙真人,传以大道而成丹。在民间和光同尘数年后,返回武当山修练。真人观雀、蛇斗智,悟出刚柔生克制化真理,集武术百家精华之大成,融黄老道家修练之法与《易经》太极阴阳之学。创始太极拳练于武当山。
  太极拳属于武当内家拳系,动静结合,内外兼修,以柔克刚,以静制动,后发制人,为四两拨千斤之术。练其拳如龙乘云气,虎借风威,相依相托,变化玄妙,乃上乘武术之学也。李亦余所作《太极拳小序》开宗明义就记载道:“太极拳始自宋张三丰,其精微巧妙,王宗岳论详且尽矣。后传至河南陈家沟陈姓,神而明者,代不数人。我郡南关杨某(即杨露禅-编者注),爱而往学焉。专心致志,十有余年,备极精巧……而精妙始得,神乎技矣。”此文乃近代太极拳源流之最早记载。故世有“天下太极出武当”之誉。

 

【张三丰太极拳经原文】

 

一举动,周身俱要轻灵,尤须贯串。气宜鼓荡,神宜内敛,无使有缺陷处,无使有凹凸处,无使有断续处。其根在脚,发于腿,主宰于腰,行于手指,由脚而腿而腰,总须完整一气,向前退后,乃能得机得势。有不得机得势处,身便散乱,其病必于腰腿求之,上下前后左右皆然。凡此皆是意,不在外面,有上即有下,有前则有后,有左则有右。如意要向上,即寓下意,若将物掀起而加以挫之之力。斯其根自断,乃坏之速而无疑。虚实宜分清楚,一处有一处虚实,处处总此一虚实,周身节节贯串,无令丝毫间断耳。

长拳者,如长江大海,滔滔不绝也。掤、捋、挤、按、采、挒、肘、靠,此八卦也。进步、退步、左顾、右盼、中定,此五行也。掤、捋、挤、按,即(先天八卦)乾、坤、坎、离、四正方也;采、挒、肘、靠,即巽、震、兑、艮、四斜角也。进、退、盼、顾、定,即金木水火土也,合之则为十三势也。

原注云:此系武当山张三丰祖师遗论。欲天下豪杰延年益寿,不徒作技艺之末也。


 

注释一

太极宗师杨露禅注

【原文】一举动,周身俱要轻灵,尤须贯串。

注:练拳时,不用莽力,方能轻灵,十三式须一气串成。

【原文】气宜鼓荡,神宜内敛。

注:气不滞,则如海风吹浪;静心凝神,斯为内敛。

【原文】无使有缺陷处,无使有凹凸处,无使有断续处。

注:练拳宜求圆满,不可参差不齐,宜缓慢而不使间断。

【原文】其根在脚,发于腿,主宰于腰,形于手指。由脚而腿而腰,总须完整一气,向前退后,乃能得机得势。

注:练法须上下相随,劲自跟起,行于腿,达于腰,由脊而膊,而行于手指,周身一气,用时进前退后,其劲乃不可限量矣。

【原文】有不得机、不得势处,身便散乱,其病必于腰腿求之。上下前后左右皆然,凡此皆是意,不在外面。

注:病不在外而全在意,意不专则神不聚,即不能得机得势矣。

【原文】有上则有下,有前则有后,有左则有右。如意要向上,即寓下意。若将物掀起,而加以挫之之意,斯其根自断,乃坏之速而无疑。

注:此言与人对敌搭手时,先将彼摇动,犹树无根,立脚不定,则自然倒下矣。

【原文】虚实宜分清楚,一处有一处虚实,处处总此一虚实。

注:与人对敌,每式前虚后实,如放劲,则前足坐实,后足蹬直。总使虚实清楚,则变化自能如意矣。

【原文】周身节节贯串,无令丝毫间断耳。

注:周身骨节顺合,气须流通,意无间断。

注释二

陈微明注

【原文】一举动,周身俱要轻灵。

注:不用后天之拙力,则周身自然轻灵。

【原文】尤须贯串。

注:贯串者,绵绵不断之谓也。不贯串则断,断则人乘虚而人。

【原文】气宜鼓荡,神宜内敛。

注:气鼓荡则无间,神内敛则不乱。

【原文】无使有缺陷处,无使有凹凸处,无使有断续处。

注:有凹处、有凸处、有断时、有续时,此皆未能圆满也。凹凸之处,易为人所制;断续之时,易为人所乘,皆致败之由也。

【原文】其根在脚,发于腿,主宰于腰,形于手指。由脚而腿而腰,总须完整一气,向前退后,乃能得机得势。

注:庄子曰:“至人之息以踵。”太极拳术,呼吸深长,上可至顶,下可至踵,故变动其根在脚。由脚而上至腿,由腿而上至腰,由腰而上至手指,完整一气。故太极以手指放人,而跌出者,并非仅手指之力。其力乃发于足跟,而人不知也。上手、下足、中腰,无处不相应,自然能得机得势。

【原文】有不得机不得势处,身便散乱,其病必于腰腿求之。

注:不得机,不得势,必是手动而腰腿不动。腰腿不动,手愈有力,而身愈散乱,故有不得力处,必留心动腰腿也。

【原文】上下前后左右皆然,凡此皆是意,不在外面。有上则有下,有前则有后,有左即有右。

注:欲上欲下,欲前欲后,欲左欲右,皆须动腰腿,然后能如意。虽动腰腿,而内中有知己知彼、随机应变之意在。若无意,虽动腰腿,亦乱动而已。

【原文】如意要向上,即寓下意。若将物掀起,而加以挫之之力,斯其根自断,乃坏之速而无疑。

注:此言与人交手时之随机应变,反复无端,令人不测,使彼顾此而不能顾彼,自然散乱,散乱则吾可以发劲矣。

【原文】虚实宜分清楚,一处有一处虚实,处处总此一虚实。周身节节贯串,无令丝毫间断耳。

注:练架子要分清虚实,与人交手,亦须分清虚实。此虚实虽要分清,然全视来者之意而定。彼实我虚,彼虚我实;实者忽变为虚,虚者忽变而为实,彼不知我,我能知彼,则无不胜矣。周身节节贯串,节节二字,以言其能虚空粉碎。能虚空粉碎,则处处不相牵连,故彼不能使我牵动,而我稳如泰山矣。虽虚实粉碎,不相牵连,而运用之时,又能节节贯串,并不相顾,如常山之蛇,击首则尾应,击尾则首应,击其背则首尾俱应,夫然后可谓之轻灵矣。譬如以千斤之铁棍,非棍不重也,然有巨力者,可持之而起;以百斤之铁链,虽有巨力者,不能持之而起,以其分为若干节也。虽分为若干节,而仍是贯串。练太极拳,亦犹此意耳。

 

 

王宗岳太极拳论

——释义《三丰拳经》

太极者,无极而生,动静之机,阴阳之母也。 动之则分,静之则合。无过不及,随曲就伸。人刚我柔谓之走,我顺人背谓之粘。动急则急应,动缓则缓随。虽变化万端,而理唯一贯。由招熟而渐悟懂劲,由懂劲而阶及神明。然非用力之久,不能豁然贯通焉。 虚领顶劲,气沉丹田。不偏不倚,忽隐忽现。左重则左虚,右重则右杳。仰之则弥高,俯之则弥深,进之则愈长,退之则愈促。一羽不能加,蝇虫不能落,人不知我,我独知人。英雄所向无敌,盖皆由此而及也。

斯技旁门甚多,虽势有区别,概不外乎壮欺弱,慢让快耳。有力打无力,手慢让手快,皆是先天自然之能,非关学力而有为也。察四两拨千斤之句,显非力胜;观耄耋能御众之形,快何能为。立如平/秤准,活似车轮。偏沉则随,双重则滞。每见数年纯功,不能运化者,率皆自为人制,双重之病未悟耳。欲避此病,须知阴阳。粘即是走,走即是粘。阴不离阳,阳不离阴。阴阳相济,方为懂劲。懂劲后,愈练愈精,默识揣摩,渐至从心所欲。本是舍己从人,多误舍近求远。所谓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,学者不可不详辨焉。

 

解拳经总歌

 

【纵放屈伸人莫知】

解:不管是依靠功力操纵或发放对手,抑或是化解对方的来势,只有在劲力不为对方所察觉的情况下,才能最大限度的有效发挥。

【诸靠缠绕我皆依】

解:此句话确实是很有意思,只是标点的位置,就会引发不同的意思。我曾见过这样的解读“诸靠缠绕,我皆依”!而我则站在了另一个角度去解读,当然了,这也是实践后的总结:“诸,靠缠绕,我皆依。”

“诸”是无论任何来势,借助精湛的缠丝劲,我皆能够“舍己从人”一一化解。这并不是在显示自身的优势,而是着重强调缠丝劲的实际价值。

【劈打推压得进步,搬撂横采也难敌】

解:面对对方凶猛的来势,我不应溃退,而是应该伺机“进”身。“搬、撂、横、采”基本都是近身的用法,这些技法是没有打击造成的效果来得直观的,但是近身后他们所发挥的效果,却不是一般的打击技所能比拟的。

【钩掤逼揽人人晓,闪惊巧取有谁知】

解:大多数人都认为,复杂而凶狠的技巧是制胜的关键。殊不知真正取胜的关键,反而是那些惊炸灵巧的简单招式。

【佯输诈走谁云败,引诱回冲致胜归】

解:技击中取胜,不仅要靠高超的武艺,也要靠机制灵活的拳法战术。

【滚栓搭扫灵微妙,横直劈砍奇更奇】

解:有些小招式极为隐蔽好用,在实际操作中甚至可以达到如同偷袭一样的效果。另有些则是大开大合,实际操作中有一定的难度。因此,对于这类招式最好的用法就是出奇制胜。

【截进遮拦穿心肘,迎风接步红炮捶】

解:远拳、近肘、贴身靠,肘法多用于近身。拦截对方招式后的近身距离,使用肘是比较明智的选择。进身前则要多留意对方的步法,以攻击范围较大的拳脚应对是比较恰当的。

【二换扫压挂面脚,左右边簪庄跟腿】

解:腿法的应用不仅要弄清发力的方式,也要搞清楚发动攻击时最容易应用的具体位置。如:蹬一跟用足跟,插脚用脚面,扫堂腿用脚内侧等等。

【截前压后无缝锁,声东击西要熟识,上笼下提君须记,进攻退闪莫迟迟】

解:技击须攻防一体,打击、拦截、闪身,如环环相扣的锁链,一气呵成。时而声东击西,时而上惊下取,无论进攻还是退闪,攻防之间总要决绝果断。

【藏头盖面天下有,攒心剁肋世间稀,教师不识此中理,难将武艺论高低】

解:即使不会武术的人,也会在搏斗中应用一些迎头痛击、大开大合的打法。真正高明的技击,则是要躲开“皮糙肉厚”不易产生效果的打击部位,朝着较为隐蔽且容易凑效的要害处下手。而对于拳法的传播者而言,知晓这一点只是必须具备的基础之一,否则的话难称其为好的拳师。

 

分解太极拳论

 

【太极者,无极而生,动静之机,阴阳之母也】

解:首先要明了,太极拳论中的“论”是指论太极拳,而并非指“太极”。虽然一字之差,差之毫厘谬以千里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“太极者无极而生”中的“无极”自然也不是指易学中的无极,而是不走极端的意思。说明此拳为亦刚亦柔之拳。动静之机的“动静”是劲力开和时对于其感觉的一种形容,开合劲也正是太极拳的根本,故称阴阳之母。

【动之则分,静之则合,无过不及,随曲就伸】

解:就练套路而言,放松为合。掤为开(由于放劲依旧以掤为基础,在此只说掤),开既是分。技击中若要进入状态,须以此为基础,动静也是开合,这里除了自身的开合,也包含运动中与对手之间产生的开合,既是进退。技击不同于推手,通常抢夺空间不用直进直退的方式。推手中引进为合,落空为开。合时的“静”不是指毫无动静,而是松劲的一种感觉。

“无过不及”指既不过分又不会有所欠缺,是恰到好处的意思。“随曲就伸”也可称之为“舍己从人”,但非完全依从于别人。随曲就伸虽包含有舍己从人的意思,但不是简单的舍己从人,它还为舍己从人设定了一个量,与之前的“无过不及”相呼应。如果“从人”从得太过,就有可能成为“随倒就趴”了。

【人刚我柔谓之走,我顺人背谓之粘】

解:人指对方,我指自己。此处放大了刚柔的概念。刚与柔不仅局限于自身,而是放大至自身与对手之间的变化。“人刚我柔谓之走”,既是针对对手的刚而做出的变化。太极拳技击以身法见长,少有对峙现象产生,“走”是引动或周旋的意思。

“我顺人背谓之粘”,其中的“粘”不是一般意义的贴住,而是在与我技击时,对手内心中的一种被动感受。也就是失势的无奈感。犹如缠在身上拿不下甩不开的绳子一样,既不得机得势,又挥之不去,苦不堪言。而“我”则因得机得势而感觉十分的“顺”。所谓得机得势,就是有力抢占了时间与空间的优势。

【动急则急应,动缓则缓随】

解:“应”与“随”有随机应变之意,但是一定要分清随机应变的时机。并不是单纯的对手急来我也急,对手缓来我也缓。如果以此种概念应对,岂不是被动到底,永不翻身?“急应、缓随”是太极拳“后发而先制”概念的一种体现。

文中的“急”与“缓”先是针对自身,然后才是针对对手。所谓“急应”,敌来时我已经有所准备,我虽未出手,但是已经抢占先机,得机得势,可直接以 “上法”应对。给人以反应敏捷的感觉。“缓随”则是对手来时,我尚不得机得势,则以“借法”随之,以作缓兵之计,后再伺机而动。给人以不慌不忙又不失势的感觉。

【虽变化万端,而理唯一贯,由着熟而渐悟懂劲,由懂劲而阶及神明,然非用力之久,不能豁然贯通焉】

解:“变化万端”是比喻个体差异的多样性。习练太极拳所依照的“拳理”是不会因这个多样性而不凑效的。只要能够循序渐进持之以恒的练习,即可逐渐掌握太极拳。起初学习形态(也就是套路),逐渐由熟悉形态而慢慢感受劲力,最终则可掌握到“神明”的境界。也就是在技击中做到“因敌变化而变化”的高深境界。但是这一境界不是一日之功,还需要“用力之久”。其中“用力”不是指盲目使用力量,而是指学会运用力量的变化。即松柔入整劲、整劲化为松柔的力量转换过程。

【虚领顶劲,气沉丹田,不偏不倚,忽隐忽现】

解:“虚领顶劲,气沉丹田”是对于身法的说明,也是太极拳中最重要的身法。其他有关纠正身法的注意事项,均是由此细化而出。“顶劲提起”与“松劲下沉”(气沉丹田)形成了对拉拔长的掤劲,与“不偏不倚”的态势结合,给“轻灵沉静”的太极拳,奠定了通向“身法自然”的基础。劲力升华后“蓄于无形、发于瞬间”的“忽隐忽现”也就正是得益于此基础的。根据我教学中的实践总结,身法问题是遏制习练者进步的最大症结。

【左重则左虚,右重则又杳】

解:以练习推手为例,“虚”与“杳”均是对方推我时,由我施加给对方的感受。“杳”做“杳无音讯”讲,是让对手不得着力点。做到这点具有一定难度,因此在这里细化说明:一般来说这里的“虚、杳”是针对化解直劲的而言的,毕竟直劲难防,侧劲难练。通常对于直来劲都是“松一侧,搬另一侧”,使对方失势,这么做虽然没有什么明显错误,但是与不给着力点的“虚”与“杳”还是略有不同。

变化着力点的方法类似靠桩。身体左右两侧,以缠丝劲分别上浮、下沉,这种应对方法动作幅度小,由于形成了整体变化,使对手难以找到具体着力位置,不敢深入。此时对手的感受既是“虚、杳”。

【仰之弥高,俯之弥深,进之则愈长,退之则愈促】

解:这里的“高、深、长、促”并不是对某些招法的解释,是对太极拳“度”的一种阐述。无论“仰、俯、进、退”,皆需有度。也就是通常说的“存心要精”。种“度”如果放在技击当中,可以解释为“即便技艺过人,也不能够轻浮傲慢,越是深入越是要谨慎”。掌握技法后心态就成为了重要的制胜关键。

【一羽不能加,蝇虫不能落,人不知我我独知人,英雄所向无敌概皆由此而及也】

解:对于劲力的掌握不仅要知己,也要知彼。仅应用自如是不够的,还要能够察觉对方的变化。“听劲”就是感知对手的力量。起先搭手听劲,由于长时间的练习,甚至可以感受出极为细微的变化。用“一羽不能加,蝇虫不能落”来形容身体听劲的灵敏度,即便放上羽毛或落上蝇虫的细微重量都能感知得到。

通过以上听劲的掌握,逐渐会将听劲转变为一种敏锐、精准的判断力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“察势”。这样在技击中就会因察势在先而胸有成竹。“人不知我我独知人”也就是使对手无法判断出我的行动,而对手的行动却早已尽收眼底。知己知彼百战不殆“英雄所向无敌”怎能不是因此而及呢?

【斯技旁门甚多,虽势有区别,概不外,壮欺弱,慢让快耳。有力打无力,手慢让手快,是皆先天自然之能,非关学力而有为也。】

解:武术的种类有很多,虽然招式特点各有不同,但是大多数依旧没有摆脱以“体格”论拳技高低的模式。“壮欺弱,慢让快耳。有力打无力,手慢让手快”这些先天的强弱并非是学来的技艺,这一切是自然规律。(接下文为一整段)

【察「四两拨千斤」之句,显非力胜,观耄耋能御众之形,快何能为?】

解:(接上文)但细细品问太极拳“四两拨千斤”这句话,显然是要通过后天的锻炼来打破“体格优势”这一自然规律。看那些已经年过八旬的老人,他们依旧可以与人比试武艺就不难发现这一点了。

此处的“快何能为?”并不是说速度快没有用,而是太极拳特殊的运动方式以“相对速度快”弥补了“绝对速度不足”的缺憾。从而使其对“速度、力量、技巧、体力分配”做出优化,使后天的技术优势占到了主导地位。

【立如平准,活似车轮】

解:这里在次强调了身法的重要性;“活似车轮”既是身为轴手为轮,快速机动的技击方式。要做到这一点,必须要强调身法。“立如平准”就是对立身“中正自然”的强调,只有做到了这一点,才有可能达到“活似车轮”的境界。这也正是步入技击殿堂的钥匙,只有真正体悟到了这一点,才能够感受他的妙处。

【偏沉则随,双重则滞。每见数年纯功,不能运化者,率皆自为人制,双重之病未悟尔。欲避此病,须知阴阳】

解:“偏沉”不是指一侧用力,“双重”也不是指两腿平分力量。如果双重仅仅是双腿平分力量,为什么会有人“数年纯功”不能参透呢?“偏沉则随,双重则滞”是为了说明“动作协调则手脚灵便,而反之则会显得呆滞迟钝。”无论套路还是技击,都要将协调视为重要的环节。

“每见数年纯功,不能运化者,率皆自为人制,双重之病未悟尔。”就是告诉练习太极拳的人,不留意这一要点,即便是练上多年也难以掌握其精妙的劲力。

“欲避此病,须知阴阳”这里的阴阳是对于“协调”的形容,举例来说:拳路中的跳跃动作,两脚随“身法”腾起,着地时错落有致。不去过多的依赖腿部力量,是借整体劲产生腾空感。能做到这一点,也就基本找到了太极拳的协调感。

【粘既是走,走既是粘,阴不离阳,阳不离阴,阴阳相济,方为懂劲】

解:“粘、走”与“阴、阳”都是为了说明变化,不仅是局限于自身劲力的变化,也是自己与对手之间态势的变化。只有活用了这种变化,才能够真正意义上的称之为懂劲。(接下文为一整段)

【懂劲后愈练愈精,默识揣摩,渐至从心所欲】

解:(接上文)只有真正意义的懂劲后,才有可能做到不走弯路,温故而知新。而逐渐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。

解:“舍己从人”不是抛弃特点而服从别人,是一种因敌变化而变化的高深境界。依照上文的阐述,做到这一点应该并不困难,但是由于个人领悟的差异,大多数都朝错误的方向去练习了。有些虽然偏差不大,但是起点时的小小偏差,导致所收获的结果确相差甚远。习练者不可着急,要在练习的同时细细揣摩。否则发现问题后,重新纠正从头再练,就会得不偿失了。

这也正是太极拳高深的地方,不仅要善用手脚,也要善用大脑。

【是为论】(告诉你怎么做,不如告诉你怎么想!)

解:“论”本身说明此篇文章,即《太极拳论》是作者“王宗岳”的个人感受。个人感受是带有个体差异之偏见的,所以才叫论。因此仅仅是一种练习的参考,要记住“参考”本身仅仅是“参考”而已,并非是绝对照做!这也就是“论”的关键之所在。由于此篇《太极拳论》由我杨诺宾详解的,自然也就带有我杨诺宾的个人观点,也就是我的“论”也包含其中。因此对于此篇“论”的作用,我也要在此做出新的定义:

“论”是经验,这种经验要为更多的“可能性”提供帮助。它并不是一个限制思维的牢笼,反而应该是“习练者发挥创造力的催化剂”。我希望我的论成为一个起点,是一个把可能性放大到无限的起点!这就是我对“太极拳论”的新定义,是我的《太极拳论解》。